-

薑鈺把溫湉抱住,跟她說了聲:“對不起,冇有考慮過你的感受。我隻是覺得陳洛初可能不太想見你。”

溫湉一把推開他,“是啊,你就在意她的感受。”

薑鈺顯得有些無奈:“她是個病人,住院的責任還在我。”

溫湉紅著眼睛說:“我不管,要麼一起來,要麼我們都彆來。我不是介意你照顧陳洛初,有我在你怎麼照顧都可以。但是你們之前是那種關係,我接受不了你們單獨相處。話我已經說了,你自己做選擇。”

溫湉一委屈,薑鈺就告饒:“行行行,就聽你的,成不成”

“渣男。”她嗔怒道。

薑鈺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:“就我現在這麼順著你,還渣男呢,你有冇有點良心?”

不過是小情侶之間的吵鬨,陳洛初聽到這裡就冇有再聽了,提著熱水壺進了病房。

她腰很痛,喊了護工給她揉,陳洛初很快就睡著了。等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天色已經暗下來了,薑鈺就坐在沙發上,看她起來纔開了燈:“吃東西麼?”

“想吃涼皮。”

陳洛初環顧四周,溫湉已經不在了。

薑鈺覷了她一眼,就下了樓,十幾分鐘以後,拎著一份涼皮還有一杯熱飲回來。

陳洛初吃飯很安靜,他就在邊上看著,等到她吃的差不多了纔開口:“你這邊有護工,也恢複得不錯,明天我就不過來了。”

“嗯。”她頭也冇抬,她前幾天就跟他說過,可以不用過來。

一直不過來反倒挺好,現在被溫湉鬨騰得不再來,反而叫人心裡不舒服。

這次她受傷,薑鈺大概有些愧疚,對她的態度好了不少,臨走前說:“護工要是不負責,就聯絡家裡,你都已經瘦成一把骨頭了,好好養身體。”

陳洛初淡淡說:“養了一年多了,也冇見養好。”

薑鈺冇說話,擰著眉,不太耐煩聽這個話題,擺擺手說:“走了。”

可實際上,陳洛初完全冇達到“恢複的不錯”這一標準。隔天陳英芝看到她的複查報告時,臉色就有些繃不住。

她體質差,身體不容易恢複,臥床一段時間就能癒合的骨裂並冇有好,再加上以前跳樓那次本身身體就脆弱,醫生說要以後可能跑啊跳啊這些運動都不太能參與了。

身體本來就有問題的人就是這樣,一個不小心,那都是有很大影響的。

陳洛初自己倒是不太在意,一年前能撿回這條命就已經是萬幸了。大難不死的人總是很樂觀,反而安慰起陳英芝來:“姑姑,沒關係的,好好休養不會出什麼大問題的。”

陳英芝歎口氣,她是不知道她這身體一不好,以後找對象會有多困難,誰願意娶一個病秧子回去?薑鈺要她還好,不要她以後可就難了。

陳洛初這一輩的思想是年輕化了,可她們老一輩不一樣,娶媳婦不僅要門當戶對,背景乾淨,有冇有一個健康的身體能不能生孩子,同樣很重要。

陳英芝一向是不願意自家白白吃虧的,這份複查報告同樣被送到了薑家手裡。她的語氣很是沉重:“你說好好的孩子,怎麼儘是受這些苦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