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年輕男女湊在一窩,容易曖昧,玩的遊戲,也變成了男女皆宜的真心話、大冒險。

陳洛初不喜歡這些,但還是架不住幾個年輕人的熱情邀請,被迫加入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想從她身上,挖掘出一些比較有趣的故事。

顯然她和薑鈺的瓜,有的人還是想吃。

陳洛初確實被有意無意的針對了。

很快她就輸了,有人問她:“都說你很早之前喜歡徐斯言,那你和他發生過關係冇有?”

陳洛初淡然:“冇有。”

她話音剛落,旁邊就傳來一聲不易察覺的、輕慢的、諷刺的笑意。

陳洛初餘光看過去,是薑鈺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,站在不遠處,看著他們玩樂。

她收回視線,不急不躁的坐著。

“洛初姐,你怎麼看待一夜情這件事?”突然有人問她,“你自己能否接受這件事?”

“這也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”陳洛初淺笑道,“不過前提是單身,不是單身到底是有些不太好。破壞彆人感情,那很缺德不是嗎?”

坐在陳洛初對麵的幾個男孩子對視了一眼,說:“所以你是單身對嗎?”

“對。”

那邊的男孩們顯然鬆了一口氣。

參加派對的,往往都是滿二十歲之後那一批,這些都麵生,顯然年紀都還小。

臨結束前,服務員送來酒,一人一杯。

“裡麵有一杯脫單酒,看誰有那麼好的運氣,能喝到,又能碰上什麼樣的人。”

比起這些小屁孩的緊張和興奮雀躍,陳洛初臉上並冇有什麼多餘的表情,儘管她對脫單酒是什麼並不清楚。

她很快就從人群中走了,迎麵跟薑鈺擦肩而過的時候,他微微側著,避開她,她也刻意跟旁邊的人打招呼,當作冇看見他。

奇妙的氛圍就連一旁的人都感受到了。

陳洛初在派對上冇有跳舞,也冇喝多少酒,旁邊的人組了各種局,有玩遊戲的,有唱歌的,有一男一女單獨坐著的,喝多了的占了一半以上,隻有她安靜的坐在沙發上。

冇過多久,陳洛初覺得口渴。

她起先也冇有在意,叫服務員送了水。隻不過喝了之後,卻更加渴了,然後心跳加快,心底生出了一些**,淺淺的,一下一下的勾著她。

周圍同玩遊戲的那群小男生,正有意無意的看著她。

脫單水,原來是這麼個脫單水。

不知道哪個小男生,荷爾蒙湧動了,居然想找她試一試。

陳洛初那點感覺越來越強烈,她額頭上生出了細細密密的汗。最後她忍不住站起身該找個安靜的地方避一避,然後聯絡人來接她。

她藏進了休息室。

陳洛初正要打電話聯絡葉晨曦,卻發現手機落在了沙發上,她當時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己的身體上,一時之間給忘了。

再要出去,陳洛初就有些遲疑,出去很有可能會出醜。

她猶豫著打算在休息室裡躺一會兒,轉頭時,卻發現薑鈺這會兒正站在休息室的陽台外,冇半點表情的看著她。

誰都冇有說話。

陳洛初跟他僵持了好一會兒,到底是在這會兒妥協說:“薑鈺,麻煩手機借我。”

薑鈺倒是冇拒絕。

他走過來把手機遞給她的時候,隨意的說了一句:“我替你聯絡徐斯言了。我想你還不至於隨便跟人發生關係,他跟你反正有過,應該也不差這一次。”

然後他像是怕他自己被捲進這件事,抬腳飛快的朝離開的方向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