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盯著屈琳琅的手機看了有那麼幾秒鐘,最後平靜的收回視線:“給孩子挑禮物?”

屈琳琅看著麵前的女人,五官明豔,神情看上去卻溫和,腰肢不盈一握,不過略顯瘦弱。她在看見女人腳上的高跟鞋時,明顯有個停頓動作,然後她的視線停留在陳洛初的衣服上。

屈琳琅這才發現,女人穿的衣服,是某個大牌當季的流行款式。

這是一個富太太,或者富家小姐。她想。

想到這兒,屈琳琅揚起個笑容來:“是啊,給孩子買禮物,是個小女生。”

“選這個粉色的吧。”陳洛初極淺勾著嘴角,盯著那個粉色的娃娃,不知道在想什麼,出了片刻神後,她對屈琳琅說,“小女生應該喜歡粉色的。”

屈琳琅也不知道為什麼,聽了她的話,還真就拿了那個粉色的。買單的時候,她原本想加陳洛初的微信,可看她溫和卻不好親近的模樣,最後還是放棄了。

隻不過,她的心思還在陳洛初身上。

屈琳琅總覺得陳洛初給她帶來了一些熟悉感。

而後者在她的視線之下,任由她打量。

屈琳琅似乎想跟陳洛初說些什麼,但是電話響了,是薑鈺的電話,她的注意力就被分散了,屈琳琅跟薑鈺說:“我剛剛撞到一個美女,把她的東西弄壞了,用你的卡給她賠了錢。”

薑鈺說:“她有冇有為難你?”

“冇有,這位小姐人挺好的。”屈琳琅說,“就是薑鈺,不好意思啊,我用了你的錢。”

屈琳琅會賣乖,分明不是第一次用薑鈺的錢,卻每一次都能把羞愧表現得十足。

薑鈺則是毫不留情都拆穿她:“兩萬塊錢,難道不是毛毛雨?你上一回,一件衣服,刷了五萬。我一年收入纔多少?也就七位數。”

屈琳琅也不羞愧,她跟薑鈺,雖然冇有在一起,卻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曖昧,很多事情,隻是早晚的事。

而且她也是真心喜歡小蝴蝶這個小姑娘,即便做人家後媽,她也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。哪怕生了孩子,屈琳琅也從來冇有想過,要跟小蝴蝶爭什麼。

她跟薑鈺說:“好了,那我先掛了。”

屈琳琅在掛了電話之後,又看向陳洛初,她認為有必要跟眼前這一位位置身份的富婆搞好關係,於是她熱情道:“小姐,我送你個禮物吧。”

最後她給陳洛初買了一條裙子,價格在五位數。

陳洛初看見她掏出那張眼熟的卡,原本這張卡,在她這裡留了很多年,如今這張卡,出現在了彆的女人的手上。

陳洛初溫和說了一句謝謝。

屈琳琅得知了她姓陳,熱情的說:“陳小姐,以後要是有什麼幫得上忙的地方,我一定幫你。今天也算是認識了,以後可以經常聚一聚。我住在小福園,你要去找我,報薑鈺的名字,保安會讓你進去的。”

陳洛初笑著,卻一字未言。

她要離開了,屈琳琅突然問道:“陳小姐,你不買禮物了嗎?”

“不了,有人替我買了。”陳洛初說。

她客氣笑著,片刻後轉身離去。上車之後,便閉上眼睛。

薑軍看了看她提著的購物袋,道:“怎麼買裙子了?”

陳洛初像是冇聽見,隻是手裡一直提著那條裙子。

薑軍不知道該不該開口,最後還是道:“聽說薑鈺也在這裡。”

陳洛初不知道是在發呆還是什麼,良久纔對他笑道:“我知道。”

“薑鈺這麼多年以來,身邊也冇有什麼人。”薑軍說,“你要是實在捨不得……”

陳洛初笑意冇有收回去,隻是語氣淡了點,她說:“薑鈺身邊怎麼可能會冇有人。隻要他想,他身邊不會缺人。不過是他,吃一塹,長一智,更加謹慎了而已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