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人都是貪戀溫暖的,楚翊也不例外。他這種從小生活在陰暗環境下的人,對溫暖更有一種偏執的追求。

隻是他享受溫暖,卻不會費心思珍惜溫暖。因為能帶給他短暫溫暖的人,不計其數。

像這樣的在意他既不是第一次感受,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感受。即便冇有葉晨曦,也會有無數其他的女人,肯為他犧牲。

所以葉晨曦並不獨特,不足以在他心裡占據什麼地位。

但“甘願為他赴死”的行為,還是有那麼一刻,取悅到了他。

片刻後,楚翊將葉晨曦抱起,回了他的房間。

之後是報警,酒店難以置信,會在眼皮子底下發生這種事情,要知道他們的安保係統一直很到位。而那些歹徒顯然也很專業,幾乎查無痕跡。

葉晨曦也隻能做完筆錄,吃了這個啞巴虧,畢竟是在國外,很多事情不方便解決。

楚翊能無礙,她已經謝天謝地了。

等到忙完已經是半夜,葉晨曦卻依舊毫無睡意,一閉眼就是那些可怖畫麵,她無助的說:“楚翊,我睡不著。”

身旁的男人體貼的湊過來,伸手撫摸著她的臉蛋,問:“是不是還心有餘悸?”

葉晨曦點頭,目光逐漸濕潤,說:“一閉眼,就感覺你出事了。”

楚翊把她攬進懷裡,低聲哄著:“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?”

葉晨曦說:“楚翊,有一點我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那些綁匪就知道,我有那麼多錢?按照道理來說,我隻是過來了兩天時間,他們不足以瞭解我的背景,就算能瞭解,也應該不會特地選中我來瞭解。”

她稍微停頓,娓娓分析:“我的意思是,我來找你,是突發奇想,連我自己都不確定自己的行程,旁人更加琢磨不透我的行蹤,綁票不可能偶然隨機的,他們怎麼會這麼巧合的來問我要錢。”

楚翊不易察覺的眯了眯眼睛,隨後在黑暗中無聲的笑了起來。

真有意思,她比他想象中要警惕一點。

“所以你覺得其中蹊蹺在哪?”楚翊問。

葉晨曦遲疑很久,道:“在於你。”

伴隨著男人眉梢微微挑起的動作,楚翊笑出了聲,低笑聲讓她有些不解,“你笑什麼?”

楚翊一直以為,她是個可被隨意戲弄的棋子,如今棋子比他想象中還要聰明一些,是件值得讓人驚喜的事。

這場遊戲似乎慢慢有意思起來。

“你覺得問題在於我,然後?”他問道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心裡或許在猜疑,我是不是真如你姐姐讓我警惕你那樣,我是為了你的錢,特地謀劃了這一出綁架事件?”

葉晨曦道:“我冇覺得你是這種人。”

這倒不是葉晨曦在戀愛中迷茫,隻是她都已經跟他約定好要結婚了,如果楚翊真是為了錢,那隻要跟她結婚就是了。

楚翊似乎有些無可奈何:“你也知道我父母是做點小生意的,他們就是針對我來的。隻是最後電話打給了你,錢我會還你的。”

葉晨曦放下心來,她就知道這事情跟她冇有直接的關聯:“冇事,反正你的工資跟科研的錢都在我這裡呢。”

楚翊是老早,就把所有東西給她管了。

她遲遲睡不去,楚翊索性就翻身覆在她身上找些事情做一做,不知道為什麼,葉晨曦覺得今天的楚翊似乎有些不同,他好像格外的興奮,溫柔體貼全無。

一直到她撫摸住他的臉,喘著氣跟他保證說:“楚翊,你看,我說過的,我會對你很好很好的。”

這不是她第一次說這種話,從她追求他開始,一直都用的這一句承諾。

隻是今天她再說起這句話,變得不一樣了。

葉晨曦先是覺得楚翊變得陰冷,但片刻之後,他的動作帶了憐惜。隻是在事後,輕描淡寫一般,隨口而言:“是嗎?那你說到了就得做到。”

“那麼你呢?能給我什麼承諾?”

“你想要什麼?”

“要你這輩子,不管我是不是老了,都隻能有我一個。”她盯著他的眼睛。

楚翊不閃不躲,說:“我這輩子隻會有你一個。”

她不知為何,像是找到了一個宣泄口,之後眼淚就變得像是不要錢一樣,楚翊一直在旁邊耐心的給她擦眼淚。

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,葉晨曦也放不下心立刻走,索性就等楚翊一起回去,回去之前,楚翊還帶著她一塊去見了他的妹妹。

楚翊這位妹妹,跟她想象中不太一樣,她原先以為,有他這位兄長,妹妹應該也是大美女。不過相比之下,普通不少。並且已經結婚了,這一回做了一個不小的手術,所以楚翊上一次才那麼著急離開的。

她的存在,讓妹妹顯得極其拘謹,並冇有跟她怎麼交流。

葉晨曦能理解,她也有些輕微社恐。

她在回國前,給妹妹買了一大堆東西。

不管怎麼說,楚翊的家人,也是她的家人,而且他願意帶她來見他的親屬,葉晨曦也挺高興的。

最後告彆臨走時,她聽到妹妹在病房裡,說她看上去不像個會過日子的,不安分,怕楚翊被騙,而楚翊則是堅定的站在她這一邊:“她很好,不是你說的那樣,我跟她生活了很久,我比你瞭解她。”

葉晨曦不埋怨妹妹,她隻是突然能對楚翊感同身受了,陳洛初對他何嘗不是一樣心存偏見。

她也就冇有進病房,而是一個人在外散著步,直到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,她的腳步才停了下來。

不遠處一晃而過的人影,很像一個人,薑鈺的前女友,屈琳琅。

葉晨曦蹙眉,正要走上前一探究竟,身後卻有人拉住她:“去哪?”

她回頭看了看楚翊,說:“好像撞到了一個熟人?叫屈琳琅。”

“她是誰?”他問。

葉晨曦也不想在他麵前提起陳洛初跟薑鈺的事,便閉口不再說,“跟妹妹告完彆了?”

“嗯,我們可以準備回去了。”

葉晨曦伸手準備拉上楚翊的手,他卻想也冇想給避開了,道:“冇洗手,臟,醫院這種地方到處都是病毒。”

她冇多想,點點頭:“走吧。”

楚翊回頭,看了一眼,屈琳琅站在不遠處朝他笑了笑。

他始終不願意在她麵前表現出跟其他女人的親密,哪怕是做戲,那也一樣不行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