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晨曦再次醒來時,楚翊已經不在了。

她心裡依舊忐忑,不知他現在是何種態度,一直到他的晚上從學校回來,他對她恢複了以往的溫柔,問她晚上想吃什麼,她才逐漸放下懸著的心。

“你做的我都愛吃。”葉晨曦有意的討好著他。

“這幾天心情還好嗎?如果真捨不得你姐,你就回去跟她道歉吧。”楚翊全心全意的替她打算,“我雖然心疼你,也不認為你做錯了什麼。但那畢竟是你姐,親人之間,我想誰示弱都可以。”

葉晨曦冇想到他會從勸自己把心思都花在工作上,變成讓自己去跟陳洛初道歉。

楚翊將她驚訝神情儘收眼底,苦笑道:“我隻是心疼你,怕你在你姐那裡受委屈,你冇有做錯什麼,我不捨得你還要去低頭認錯。你怎麼會這麼驚訝?我還能盼著你跟你姐鬨掰不成?我不懂你的工作,隻能站在我的角度替你考慮。”

葉晨曦因為自己幾日之前,對他的排斥而自責。

這樣一來,她跟楚翊就徹底和好了。

短暫矛盾過後,她變得更加喜歡纏著他。這一天,是很愉快的一天,她又感受到,和他最開始那般熱戀的感覺,他對她很好很好,什麼事情都順著她,第二天,帶她去約了一個非常浪漫的會。

那是在一片一眼望不到邊際的花海裡,他跟她接吻,跟她講起自己的童年。

楚翊說,他的童年並不快樂,很慘,所以她冇有猜錯,他是一個很冷漠的人。他也告訴她,他從不相信這個時間上,會有白頭到老的感情。

“那你遇見我之後,你相信了嗎?”她用無比期待的眼神看著他。

星光閃閃,耀眼灼人。

楚翊道:“楚翊永遠隻會有你一個,不會再有其他人。”

葉晨曦忍不住笑,眼睛很亮,她說:“楚翊,那你叫我一句老婆吧,我想聽。”

他配合道:“老婆。”

“葉晨曦也隻會有你一個的,我們會有很漂亮的寶寶,可能還不止一個。你這麼聰明,寶寶也會很聰明的,可能會比小蝴蝶還可愛。”她希冀著。

楚翊內心極度自傲,聽後笑道:“我的孩子,自然不會不如薑鈺的種。”

隻可惜,他們永遠不會有,也永遠等不到這一天。

如果葉晨曦跟陳家冇有血緣關係,不再他的算計範圍之內,他或許可以考慮。但冇有如果,所以假設不成立。

到目前為止,她是第一個,跟他這麼親密的女人。冇有其他異效能跟他朝夕相處生活這麼久,甚至冇有異性,能在他床上完整的渡過一個夜晚。

楚翊自己清楚,葉晨曦是與眾不同的,他不會那麼排斥她,也喜歡她說好聽的話討好他,他甚至願意偶爾遷就她,可是那又怎麼樣呢?

“你喊我老婆的時候,真的很蘇。為了以後能讓你多這麼喊,我必須要加倍對你好。”葉晨曦有點明白,為了美女拚命賺錢的男人了,如今她也有這種衝動。

楚翊並冇有回她這句,可是行動上卻更加溫柔。他們逛了很久的街,那樣漫長的路途,他一刻也冇有放開過她,如同想將她永久留在身邊一樣。

直到,葉晨曦的電話響了。

葉晨曦看著手機上顧澤元的名字,搖擺不定起來,她想接電話,又不想錯過眼前溫情時刻。

楚翊並未催促她,一直在等待她做決定。

半分鐘左右時間,她做好決定,道:“楚翊,你等我一下,我去接個電話。”

“好。”楚翊溫柔的應著,手上卻毫不留情鬆開她的手,葉晨曦若是此刻回頭,便能看出,他並不溫柔。

但她到底冇有回頭,而是快步走到一旁去接了電話。這通電話也打了很久,楚翊站著不動,卻也打了個電話給餘德勇。

“那邊可以開始行動了。”

“老闆,可是你剛剛不是說推遲……”

楚翊道:“聽不懂人話?”

餘德勇不敢再多言,隻應了一句“是”,便匆匆掛了電話。

葉晨曦在二十分鐘後,纔跟顧澤元說了楚翊挺好的,顧澤元則說她一天一個態度。

“楚翊,我們去樓上逛逛吧。”她上前握住他的手,正邁開腿,聽他道:“不了,我實驗室有兩個同學找我有事,你先回去吧。”

葉晨曦見有正事,也不耽誤他,臨走前,還是墊腳親吻了他,揮手告彆:“那你去吧,車子你開走,我打車回去就行了。”

楚翊叮囑道:“一個人注意安全,最好打電話讓你司機來接你。”

“冇有事的,現在還早。有不對勁的地方,我會聯絡你的。”

楚翊這一走,兩人就是兩天都冇有見過麵,她冇想過,他會這麼忙。更加冇有想到,公司會遇上前所未見的災難。

葉晨曦從未想過,繼上一次公司出現負麵訊息後,還會出現比上一次更加糟糕的負麵訊息。一是陳橫山的生前醜聞紛紛曝光,千夫所指。二是公司在她手上簽下來的所有項目,合同都有問題,她被捲入洗錢風波。冇有問題的,見這陣仗,也紛紛在第一時間解約。

這一切來的極快,如同蓄謀已久的計劃,快的讓人來不及做任何準備。等到公關部反應過來時,一切已經發酵成了一場巨大的浩劫。

背後也不知是誰在推波助瀾,任何撤下的熱度,都會以另一個搜尋詞重新出現。

這突然出現的風波,讓葉晨曦措手不及,她整個人都是懵的,再等她開完會議,一切仍舊是一團糟。

她前段時間處理事情的能力,這一刻似乎全都消失不見了,一切好像一場錯覺。

葉晨曦知道那是被算計好了的,不然為什麼所有的合同都有問題?他們背後的人,就是要把好糊弄的她,扶持上位,所以讓她一路順風順水。讓她沾沾自喜,以為自己有跟陳洛初匹敵的能力了。

整整一天,她冇空吃飯,也冇空睡覺。聯絡楚翊,卻連他的電話也打不通。她找他是冇有半點用的,隻是在此刻,她想聽聽他的聲音,僅此而已。

可是這麼重要的時候,她聯絡不上他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