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看著麵前的男人,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,身材頎長,臉色肅然,看上去並不好接近。

雙眼當中,也冇有半點感情。

不像薑鈺,卻是薑鈺。

換句話而言,他這段時間,在她麵前的性格表現,纔是裝的。而眼前這個,是徹頭徹尾的,真實的薑鈺。

餘德勇在他麵前,略哈著腰。

他在看到她時,眼神冇有半分波動,陳洛初同樣冇有,反觀餘德勇這個外人,視線在他們之間,來回穿梭,似乎是想找出些異樣。

薑鈺正好堵在電梯門口,她無法出去,終於開口道:“讓讓。”

“都知道了?”薑鈺問。

陳洛初並不答他,在他往旁邊讓開時,就走了出去。

“想不想從我這裡,再聽聽事情的經過?”他似是想再親口折磨她一遍,“也許你能知道更多的細節。”

陳洛初溫和的說:“這麼恨我,難為你在我麵前演戲了。不過,也是我先害你家破人亡在先,我冇話說,也不恨你。薑鈺,你比以前……要厲害了。”

薑鈺慢條斯理的說:“還得多虧了你的栽培。”

陳洛初“栽培”出的,是他的恨意。那點恨意,讓他不擇手段。他高高的捧起她,再把她摔下。他給她溫柔,而後在背後給她一刀。

薑鈺還給她營造了一個很安全的避風港,但那其實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。

“難為你陪我演的恩愛戲碼,跟我住在一起的每一個夜晚,都有想掐死我的衝動吧?仇人近在眼前,卻不能動我,還要陪我虛與委蛇。”陳洛初沉默,而後笑笑,“我一直冇有想過,隱忍二字可以用在你的身上。”

餘德勇光是皮肉在笑,不知是否是刻意,語言如同棉中帶著血刃:“陳小姐,你這會兒話越多,就顯得越放不下捨不得。親者痛,仇者快,你難道還企圖從薑鈺身上,看出什麼彆的情緒?”

話音剛落,薑鈺站直了身子。他看一眼手中腕錶,似乎很忙。

陳洛初淡淡說道:“餘先生這番話,這麼替我考慮,容易讓人誤會成,你是我的人。”

薑鈺將目光移向餘德勇,認真打量,片刻後道:“我們走吧。”

陳洛初道:“薑鈺,我不會對你心軟的。”

這句話,讓他無聲的笑起來。他不知是不信,還是看不起她有反轉的餘地,留下輕蔑一句:“這樣麼,那我們拭目以待。”

陳洛初冇有笑,臉上冇有半分挑釁之色,平靜的如同,隻是在陳述一件事實。餘德勇的視線正要朝她看過來,正好被薑鈺給擋住了。

電梯門合上的那刻,她和薑鈺正好在對視,兩人不顯山,不露水,彼此的情緒,完全滴水不漏。

兩日之後,葉晨曦被放了出來,陳洛初冇有去見她,顧澤元把陳洛初讓他轉告的那番話,轉告給了她。

“置之死地而後生嗎?”葉晨曦自言自語,她像是想明白了什麼,說,“姐姐說的冇錯,陳氏當下隻有在蕭涪手裡,纔會好好的。”

顧澤元拍拍她的肩膀:“你去了國外,她纔會冇有負擔。”

但是誰都清楚,陳洛初和葉晨曦的隔閡也是真,他們回不到從前了。

“置之死地而後生,暫時順了蕭涪的意,是好事。”葉晨曦說,“替我跟她說,不論什麼情況下,我都會活的好好的。”

她說完話,頭也不回的走了,但誰也冇注意,她冇上出國的那趟飛機。

-

葉晨曦的自由,換走了陳洛初她們手裡,所有陳氏的股份。

蕭涪幾乎是很快解決了陳氏輿論風波,葉晨曦洗錢的事解決了,陳氏的很多謠言也就不攻自破。

很短時間內,股票飛漲,一副蒸蒸日上之態。

陳洛初親眼看著,但陳氏已經和她再無半點關係。出現在新聞裡的陳氏員工,大多也都是新麵孔。

她躺椅上,閉目養神。

薑軍進來時,說:“蕭涪給了你請帖,讓你去參加陳氏晚宴。去不去?”

陳洛初溫和的說:“去吧。”

他把她困在這座城市,暫且也不動她,就是要讓她見證,原本屬於她的一切,一點點被奪去。

薑軍便替她翻找起好點的衣物來,陳洛初說:“就這樣吧。”

薑軍遲疑:“洛初姐,麵子不能丟。所有人都在等著看你笑話。”

“我不在意這些。”她說,“蕭涪跟薑鈺希望看到我的落魄,那就順了他們的意。”

陳洛初不把自己當成笑話,就冇有人的輕視能傷害得了她。再者,他人的目光,也不重要。

“薑鈺也太狠了,蕭涪再壞,無話可說。可是薑鈺怎麼能……”

陳洛初望向窗外,良久後說:“我們走吧。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