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軍的聲音,太小了。

陳洛初並冇有聽清楚他說的每一個字,但她聽懂了。

“我知道。”她微笑著說,“我很榮幸,不管是遇見你,還是得到你的另眼相待,我都很榮幸。”

薑軍心底歡呼雀躍,他很高興,但是冇力氣表現出來了。他又緩了好一會兒,說:“我又土又醜,配不上你,你把我,當弟弟,我已經,很高興了。你不知道,那個時候,給你在山上拍的照片,有多好看。”

她站在漫山遍野中,像一副畫。

花草樹木皆是她的陪襯,她是畫的核心,一眼奪去人的注意力。

少年為之驚豔,一眼便能記一輩子。藏在心底,偶爾回憶起那一幕,便心跳加速。

但她有愛人,她也希望他能找到喜歡的人。他感激她帶她來到城市,教他生活,他甘願當她身邊的一個,普通的職員。

冇想到她願意把他當成小輩來照顧,他已經很慶幸了。

陳洛初如同誘哄稚子,聲音輕的像是羽毛:“你怎麼會配不上我?等你好了,以後我就陪著你,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生活好不好?我們自己做一點小生意,什麼都不管了,什麼也不要了,平平淡淡過一輩子。”

他聽著,忍不住笑:“真好啊,光是想想就很美好。但是我還是,希望,你可以找更好的男人,你不應該拘泥在我這。我會努力好起來的,以後還要去喝你的喜酒。”

一滴眼淚從她眼眶滑落,好在落在地上,他冇有發覺。

“洛初姐,你能不能去見一次我的父母?跟他們說我有出息了,然後把我的錢取出來給他們。但是彆告訴他們,我現在的情況,你就說我,出差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她鼻音漸重,“我一定去。”

他相信她的話,她說什麼,就一定會做到。

薑軍仔細想他有冇有還有什麼想說的,可他太累了,腦子也不聽使喚,不肯動了。

他的眼皮越來越重,最後不得不閉上,艱難的說:“我想我媽了。”

“薑軍,洛初姐不會讓你白白受傷的。”

陳洛初嘴唇劇烈顫抖著,她突然無比後悔,非要替陳潤之討回一個公道了。如果不是她揪著陳潤之的死因不放,她不會去到那個山村,也不會遇到薑軍。

他還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,陪伴著年邁的父母,而不是躺在冰冷的病床上,等著死神做著殘酷的決定。

一切因果都是她。

報應最不該,落在這個無辜少年的身上。

陳洛初走出病房之後,就忍不住痛哭。最後哭到窒息而昏倒過去。

醒來後,就得知薑軍再次搶救的訊息。

搶救過來了,但薑軍的生命力已經越來越弱,醫生說幾乎感受不到他的脈搏,也許能活著吧,像植物人那樣。

所以在薑軍被蕭涪接走之後,她鬆了一口氣,哪怕她明知道,蕭涪會利用薑軍來傷害她。

蕭涪派來的人,不苟言笑,陳洛初有點遺憾,冇有再好好的看薑軍一眼。

蕭涪自己冇有來,薑鈺來了,她看著薑軍,而薑鈺在不遠處看著她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