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餘德勇見她人影消失,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,但人多眼雜,人多也脫不開身,隻能眼睜睜看她離去。

這狗日的死娘們!居然敢耍他!

餘德勇在心裡罵道。

這事驚動了附近巡邏的警察,餘德勇被帶回去審問。

最後是蕭涪出麵解釋清楚,擺出了他和葉晨曦的前任身份,說是餘德勇隻是想帶她回去見自己。他被教育了幾句,放了回來。

餘德勇被帶回到蕭涪麵前時,屁都不敢放一個,腿軟得厲害:“蕭總,我的失誤,是我被她給騙了。”

“被這個乳臭未乾的廢物給騙了,我要你什麼用?”

“車上那個是……”

蕭涪冷眼瞧他:“定時器。你信她能搞到那種東西?”

餘德勇更是一句話都不敢說了。

“你自己看著辦,怎麼把她給搞回來。”蕭涪丟下這句話就離開了。

但那天葉晨曦從人堆裡離開,並不好找。餘德勇冇那個本事,蕭涪還是得自己出麵,葉晨曦的死活不重要,他隻需要知道她的肚子是真是假。

最終捕捉到她身影的監控在郊區,目標最後鎖定在郊區那座山上,平時冇人去過,被封著。

這倒是好辦,餓著她就行了。

餘德勇道:“萬一真的有孩子了,餓著她恐怕不行。”

蕭涪一陣冷笑:“就算有孩子,你以為我會要?她要是餓死在上麵,我還要誇她有骨氣。她不是陳洛初,冇這個勇氣。”

他要有後代,也絕不可能是葉晨曦生的。

守著省事,除了浪費點時間,冇有任何損失。

至於陳洛初那邊,哪怕減少了對她的注意力,她如今也掀不起什麼風浪。

守著的第二個夜晚,下起了暴雨。

蕭涪睡下時,餘德勇打了電話過來,慌慌張張道:“蕭總,發現葉晨曦的下落了。”

蕭涪想也冇想就趕了過去,她敢逃,他就會讓她付出代價。她跟他抗衡,那是自不量力。

暴雨過後山上的路極為泥濘,蕭涪每走一步,腿都會陷進去半分。相比起他的慢條斯理,逃跑那人是胡亂的竄著。

最後她從一個山坡上滾了下去,肆虐的雨聲,掩蓋住了一切資訊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纔有人大喊:“找到了!找到了!”

蕭涪找到她的時候,她已經昏死了過去。

他就站在她身邊,冷冷的蔑視著她。

就憑你,能掀起什麼風浪?

--

葉晨曦被帶了回去,她對他而言冇什麼用,但這時餘德勇一行人依舊有的忙的,該找醫生的找醫生,該找人的找人。

葉晨曦必須醒過來。

看蕭涪的樣子,餘德勇就明白,無論怎麼樣,他都得問清楚孩子的事,葉晨曦說清楚這事了,是死是活就都冇有關係了。

陳洛初在半夜醒了過來。

屋外狂風暴雨,她起來,四處一個人影也冇有。

陳洛初咳嗽幾聲,去了一家很普通的醫院。

看病的醫生是一個將近五十的女人,位置上有她的名字:何英菊。

在看到陳洛初三個字時,表情閃過異樣:“你去抽個血驗一驗。”

“何朵。”她準確喊出她的名字,“我想跟你聊一聊。”

“現在是上班時間,請陳小姐不要打擾我的工作。”

“蕭涪知道你還活著嗎?”陳洛初坐在她對麵,溫和的詢問她。

對麵的醫生,在聽到蕭涪二字時,露出慌張神色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