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何朵說完這一段,精疲力儘。

她很累,回憶真是一件消耗體力的事,尤其是那些痛苦的回憶。

“我以為,我有證據,對我有優勢。冇想到他的反應會那麼大,會毫不留情。我威脅他,他就借蕭葛的手,要我消失在這個世界上。”

“後來蕭葛要陳橫山去善後,我麵目全非,但還有一口氣,我說蕭葛手裡有你母親的東西,他不會放過你母親的任何事,冒著危險偷偷救了我一命。”

陳洛初道:“你手上那些證據,被蕭涪給處理了?”

“他可能認為我死了,一個死人對他造不成什麼威脅,也可能根本不怕這些證據。但我活著,總還有備份。我給了你父親,至於現在還有冇有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何朵再次活過來後,這些證據便成了燙手山芋,她有陰影,不再敢碰。醒來之後全部交給了陳橫山。

陳洛初溫和道:“打擾你了,今天我隻是來看病的,不會有人懷疑你什麼。如果有人要是問起你什麼,你可以說你跟薑鈺很熟,往你是他的人上麵靠,他們不會為難你的。”

何朵似乎有話要說,但不知因為什麼,冇說出口。

今天她又故意去了很多地方見了很多人,即便要查,也冇有那麼容易。再者何朵換了身份,要查人數眾多時,不會對她格外關注。

“陳小姐,如今的蕭涪很警惕,你要小心。”何朵在她離去前,又說了這一句。

陳洛初回去的路上,在思索何朵說的那些證據,她交給了陳橫山,那麼這些證據應該還在。

陳橫山在當初關鍵之時,因為她的安危,那麼忌憚蕭葛,按理說也該警惕蕭涪。但他卻連蕭涪都冇有提起過,是否就是因為手裡有足夠對付蕭涪的證據,而並不把他當一回事?

如果隻是因為蕭涪和蕭葛不和,而誤認為蕭涪對她冇有威脅性,應該站不住腳。陳橫山在意她,甚至可以為她去死,任何不安全的事,他應該都會上心。

陳洛初隻有一種猜測,那就是陳橫山一直想找機會跟自己說,可當時保全她重要,他得為她的生命爭分奪秒,冇有機會能夠提起蕭涪。

證據應該還在,可是會留在哪?

陳洛初回想陳橫山的各種習慣跟癖好,依舊冇有頭緒。

她撐開傘,往外走去。

蕭涪這兩日,不知在忙什麼,針對她的動靜幾乎冇有。

--

葉晨曦悠悠轉醒之際,第一眼看到了餘德勇。他看到她從來,臉上有一種晦氣的表情。

再等她把視線往旁邊轉,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,臉色陰沉的男人。

葉晨曦的視線最後停在了鏡子上,鏡子裡的她,頭被厚厚的白紗布裹著,右臉上有一道很深的傷口。臉上青一塊,紫一塊,很是狼狽,猶如豬頭。

“醒了?”她聽見男人說。

兩個字,葉晨曦聽出了不威自怒。

“我這是在哪?”她四處張望,房間很大,裝修極儘華麗,如同帝王寢宮。

“孩子是根本冇有,還是有過,你打了?”蕭涪眼神淩厲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