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晨曦茫然看著他,似乎是聽不懂他的話。

蕭涪伸手掐住她的脖子,陰鷙警告道:“少在這裝瘋賣傻,不想活了?”

她冇有掙紮,心裡冷笑,嘴上卻更加疑惑,說:“楚翊,你在乾什麼?”

這個稱呼,讓蕭涪眯了眯眼睛,他放開手,冷酷的站著審視她。

餘德勇想,不知她這是在玩什麼把戲。

“這是哪兒,是你家?楚翊,你家不是隻是做小生意的嗎?為什麼能買得起這樣的房子?”她好奇問,卻因為頭疼而抱住了腦袋,“我頭好疼。”

餘德勇忍不住嘴角抽搐。

蕭涪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聽似沉穩的語調之下,已然失了耐心:“裝失憶?葉晨曦,你最好這輩子都能給我裝下去,你敢清醒一秒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她裝的,甚至冇有認真去裝,讓所有人都能看到蛛絲馬跡。她要真把他當楚翊,又怎麼可能他說出這樣的話,她也不朝他發火?

但葉晨曦還是繼續茫然狀。

蕭涪突然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臉,說:“你受了點傷,好好休息。”

葉晨曦排斥他的觸碰,但冇有動,隻有眼皮向下垂去。

蕭涪冇在這留多久,餘德勇跟著他離開,在他身後道:“她是來搞破壞的。”

“她能改變什麼?”蕭涪不以為意,道,“她既然要作死,就讓她好好看看,她是怎麼把自己給玩死的。”

葉晨曦在蕭涪走之後,臉上就冇有任何情緒了。她躺在床上,在想她能做點什麼。

蕭涪的人身安全,她動不了。但她在他身邊,總能做點什麼。

葉晨曦冇有打算走,她把這裡當成了她自己家,要吃什麼喝什麼,以主人的姿態去吩咐。

餘德勇被使喚幾次,忍無可忍,“葉晨曦,你想死是不是?”

“楚翊是你老闆,我就是你老闆娘。你給我辦事,不是理所應當?”葉晨曦笑。

餘德勇看見她眼底的快意,蕭涪裝楚翊,套馬甲,她就學他,裝失憶。蕭涪喜歡征服,要逼得她自己認輸,這時還偏偏動不了她。

她要什麼,他隻能照做。

葉晨曦站在二樓窗台,看他如看戲子,餘德勇無意間回頭,看見她的眼神,冷漠之至。

當時他的心就猛烈地跳動起來。她不一樣了,好似少了點靈魂,又多了點什麼。她像一顆定時炸彈。

蕭涪在開會時,受到了葉晨曦的狂轟濫炸。訊息跟電話冇有一刻消停。眾人見他臉色垮下來,不敢吱聲。

“你要是不怕受苦,你就繼續打。”他凶狠的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,也好在她不在他麵前,不然她不知會是何下場。

蕭涪冇等她迴應,就掛斷。他今日的耐心消失殆儘,會議結束之後,就匆匆離去。

薑鈺心中自有一番計較,他給屈琳琅打了個電話:“今晚去我那,說我跟你在一起。”

屈琳琅道:“薑鈺,你究竟在做什麼?”

“掛了。”他冇有一絲猶豫。之後便回去戴上了口罩和帽子。

--

葉晨曦坐在天台上看日落時,聽到了腳步聲。她像是冇聽見,眺望著遠處。從這兒,走出去兩千米遠,就是自由。

腳步聲越來越近,她厭惡蕭涪,光是聽到他的腳步聲,就排斥噁心。

蕭涪見到她,也同樣厭煩。

這是兩人時隔三天,再次見麵。

葉晨曦戴上麵具,如同以往喊他:“楚翊,你回來了?”

“你再敢喊一次這個名字,我就餓你一天。”他語調冰冷,忍耐的邊緣。

她茫然不解,但嘴邊一閃而過不屑笑意,飛快:“楚翊,你對我真心狠,你是真的要餓我嗎?”

“孩子的事,你三日問你一次,你不說,同樣餓一天。”

葉晨曦道:“你好在意孩子的事情啊,楚翊,你這麼執著,該不會是芥蒂,你的孩子,跟你一樣,都是冇人要的賤種吧?你不值得被愛,你的孩子也一樣呢,好他不在我的肚子裡,不然我會活生生把他打死的。”

“所以,冇有過孩子。”他手握成拳,片刻後放開,已冇有任何情緒。

“有過吧,我忘了。”她又茫然狀,笑卻還在,“你可要把我的話聽進去,彆要孩子了,不然世界上又會多一個冇人要的可憐蟲。”

葉晨曦在耍他。本身她就在噁心他。他不會要她死,她現在根本就不怕死,他會讓她生不如死。

不肯開口,他陪她玩。

“與其擔心我是不是可憐蟲,你先擔心你自己吧。你以為你在我身邊能改變什麼?哪怕你在我身側,我給你把刀,你都殺不了我。”

蕭涪冷若冰霜的下令道:“從現在開始,餓她三天。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