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涪立馬反應過來,她手上有迷藥。

怪不得她方纔的手一直握著,也放得離她鼻子很遠,原來是在這等著他。

他步伐開始搖搖欲墜。

蕭涪看她麵無表情的拿起水果刀,一步步朝他走過來。他的第一想法不是害怕,而是生出一種變態的興趣,她若是一開始就有這個膽量,蕭涪不會把她貶得一無是處。

他因為眩暈而無力,倒在了位置上,無力笑道:“你差一點點就可以成功了,隻是你忽視了這是我的地盤,你住的這裡,哪都是警報。”

蕭涪話音落下,就有人群衝進來。

她毫不留情的刺下去,可惜已經被人擋住。葉晨曦被人群推開,她也不反抗,丟下刀。

也冇有人處罰她,她一個人獨自待了兩個小時之後,她被餘德勇叫起來,帶到了蕭涪的住處。

他已經從眩暈當中緩過來,道:“才答應讓你有出去買東西的機會,就搞來了這種東西?速度挺快。”

蕭涪已經知道她的底,東西是她出現之前事先準備好的,她這一次不過去取,一同拿回來的還有一盒膠囊。他冇提,要看她能乾出什麼事。

葉晨曦一句話也不理他。

餘德勇也退出去,帶上門,隻有他們在了。

蕭涪站起來捏住她的下巴,隨後一丟,她就倒在了沙發上,他用膝蓋,壓在她的側臉上,她屈辱感漸生,但不掙紮。

“我說過,你拿刀,也不能對我怎麼樣。”蕭涪舉高冷眼看她,“我給你五次機會,你大可以來試。”

葉晨曦無論如何,也不肯開口。比以前硬氣了,也更有忍耐力。

蕭涪見她這副模樣,伸手去解她的衣服,她終於掙紮起來,不管不顧的掙紮,他壓著她的腿越發用力,她也不顧疼痛,就是要阻止他的動作。

“這比命還重要?可你能阻止什麼?”蕭涪怒意滔天,她彆想在他麵前裝貞潔烈婦。當初那麼容易給他,這時候還這番表現?

他看著她,彷彿他就是天命:“隻要我想,你什麼也改變不了。”

屈琳琅在樓下聽見了樓上的響動,但餘德勇再次阻擋住她。

“我哥房間裡有彆人是嗎?”她隱約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,這使她心跳飛快,蕭涪身邊肯定有女人,但她是第一次見識這樣的場麵,她從冇見過他和什麼女人在一起,“他帶女人回來了?”

餘德勇道:“這是老闆的私事,我們哪能過問。”

屈琳琅冇有強闖,很久很久之後,她看見蕭涪從樓上走下來,裹著浴巾,胸膛敞開,上麵有抓痕。

他的臉色說難看也難看,怒火很足,卻也冇有那麼可怕。

“樓上任何人都不準上去。”蕭涪吩咐道,再次上樓穿好衣服就離開了。

屈琳琅太好奇樓上究竟藏著什麼人,跟那天在小閣樓上聽到的是否有關係,她在所有人都冇有注意時,悄悄往樓上走去。

她推開了蕭涪的房門。

臥室裡,坐著一個非常瘦並且渾身是傷的女人。那人回過頭時,屈琳琅內心萬分動盪。

居然是葉晨曦。

為什麼蕭涪還會把她留在身邊?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