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次的生意,恐怕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。

是蕭涪試探薑鈺的一次“陷阱”,如果這一次相安無事,那麼他就可以完全相信薑鈺,然後他再把真正的生意交給他。這一次薑鈺若是是有什麼問題,蕭涪不會讓他好過的。

而蕭涪,在薑鈺麵前,對小蝴蝶必然也隻是口頭威脅。因為不能在薑鈺麵前暴露,他已經有了懷疑他的念頭。

有懷疑,但他也是信薑鈺的,不然也不會在自己行動不便之時找上他。

陳洛初心臟普通普通直跳,薑鈺如今就處在一個危險的環境裡,她得冷靜下來,想一想,她能幫他點什麼。

薑鈺這一次,肯定是聯絡警察的。她得先聯絡警方,這一次不能行動。

陳洛初飛快往警局趕去,但她在半路,忽然發現身後的車子一直在跟著她。

前麵就是一個人煙稀少的路口,蕭涪隻是因為要配合調查,行動不便。不代表他身邊冇有其他人,要盯一個陳洛初,那是綽綽有餘的事情。

她對這些事情太敏感了,到前麵的路口時,後麵的車輛必然會趕超她,將她攔下。陳洛初飛快的打著字,讓薑軍代替她去警察局說這事。發完她又刪了這條聊天記錄,把手機踩在腳下,用力給踩碎了。

與此同時,車子正好來到路口,一切都跟她想象中的一樣。後方車子趕超、逼停。很快陳洛初被車上下來的兩人給帶走了。

不出意外的,她見到了蕭涪。

陳洛初十分平靜,道:“我手裡有你的證據,即便被你攔下來,我也有備份。隻要我三天之內見不到我的人影,這些東西就會散步出去。”

蕭涪道:“我做的事情,從不會留下蛛絲馬跡。”

“你應該還記得何朵,那時你羽翼未豐,你確定她手裡的東西處理乾淨了?”她隨便讀出其中一條來。

蕭涪臉色終於變化,他原以為她是為了薑鈺,他前一秒已經開始懷疑薑鈺跟陳洛初有勾結,這會兒冇那麼懷疑了。

陳洛初便知道,何朵手裡應該有猛料,不然他不會下毒手。看來最重要的料已經被他給清理掉了,而陳洛初手裡的,不是最有用的。但看蕭涪的模樣,他應該不清楚有冇有備份。

“你放心,暫時不會要了你的命。隻是需要你對外宣稱,你在我這裡做幾日客,並且跟警方說,你來找我是為了誠心談談葉晨曦的事。你知道的,我能夠脫身。”

他打消了些許對薑鈺的懷疑。若是薑鈺冇什麼問題,他自然還是要遵守,小蝴蝶需要母親這個條件。而若是薑鈺有問題,那麼弄了小蝴蝶或者陳洛初,冇什麼區彆。

蕭涪在冇有找到小蝴蝶時,因為陳洛初跟葉晨曦的關係,他是冇打算輕舉妄動的。她身為家屬也是警方的重點觀察對象。

但今日她往警局去,蕭涪以為她是為了薑鈺的事,不得不冒險將她抓來。薑鈺若是聽到了風聲,他就不好判斷他是否可靠。

--

此時此刻,意國。

薑鈺在床上翻來覆去久久不能入眠,回想起這幾日的細節,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。

片刻後,他猛的從床上坐起。

他幾次問小飛交易的詳細資訊,他回答的都很籠統。關於貨品資訊,更是隻字不提。

這太不對勁了,前期隱瞞正常,但關鍵時候,應該讓他熟悉貨品資訊纔對。如果他隻是一個什麼都不需要知道的工具人,那蕭涪派小飛一個人來不就夠了?

薑鈺不知自己猜的對不對,但他得驗一驗貨品。

他有一種猜想,蕭涪在試探他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