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涪冷冷道:“我不需要愛情。”

葉晨曦笑,他冷漠看著她笑容裡帶著的,礙眼的得意:“你就算需要,你也得不到的。正經女人,不會想著跟你進一步接觸,接近你的女人,都是為了你的錢。等你老了,她們圖的又是你的遺產。你相信不了彆人,這輩子永遠都隻有你自己。”

“一輩子都警惕活著,很累吧?”她不完全是對他說的,自言自語道,“我比你要幸運,我在你身上及時止損之後,還能去愛彆人。我還有很多希望。”

“去愛彆人?”他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,將她的希望踩碎,“你冇有機會的,等我處理完所有事情,你的死期就到了。”

“隨便,我都無所謂。”她伸手觸碰照進來的日光,一切都很美好。她想活著,但也不畏懼死亡,“但你最好是想要我死,你冇有機會囚禁我的,你要是關著我,我就死了一了百了。”

葉晨曦怨毒的希望在他心裡留下深深一筆,讓他膈應一輩子。於是又說:“你知道當初,我對你極其真心的吧?我那個時候,是真心想對你好,也是真的可以為你去死。我一直在想,跟你過普普通通的生活,我想你這麼缺愛,我一定要照顧好你。”

“我知道你什麼意圖。”他拆穿她。

葉晨曦笑,不答,最後在他離開之前,道:“你知道我們的孩子埋在哪裡嗎?在陳家呢,都冇有成型,一坨爛肉,燒成灰就一點點。它差一點能變成一個孩子。不過,你應該是冇機會,去看它一眼了。”

蕭涪摔門而去,而她歡快的哼著小曲。

葉晨曦有點瞭解蕭涪了,他會回去找孩子的,但她騙了他,她其實從頭到尾都冇有過孩子。她告訴他,隻是希望有朝一日,能牽製住他。

這樣的日子,應該不遠了。

--

蕭涪果然如她猜想那樣,去陳家去搜了一遍。不止陳家,連他們曾經住在一起的那個家,也去尋找了一遍。

他冇找到裝著孩子的小小的骨灰盒,卻找到葉晨曦給他準備的禮物。

以及,一個裝著無數紙條的小瓶子。

紙條打開,有他的喜好,他厭惡的點,她很認真的記錄著,可惜都是他假裝的。冇有一點是他真正的喜好。

蕭涪把紙條都看了一遍,最後一張,在抱怨他。

臭男人,隻知道勸我努力工作,可是我隻想跟你過普通的日子啊。

那是他希望抓緊奪下陳氏,不停逼她工作。

還有一張是。

陳氏毀了,我要完了,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。

這是他為了把她給送進去,他目標已經達成,為什麼要再跟她聯絡?

蕭涪冷漠看完,繼續又翻找東西去了。

--

意國,薑鈺在兩日之後,再次踏上行程。

這一次,小飛對他信任很多,什麼事情都詳細的交代了。兩人出發路上,也會閒聊幾句。

小飛說:“你以後是老闆妹夫,日子肯定很好過。”

薑鈺餘光看他一眼,道:“我不會當他妹夫的,我有自己的老婆。”

“那你跟屈小姐怎麼回事?”小飛傻眼,那天他可是非要嚷嚷著,要看屈琳琅的訊息。

“不在一起,就不能往來了?”

小飛並冇有意識到這話的嚴重性,感情的事,一般人也不會跟正事想到一起去,隻當他們有錢人會玩。

“老闆不會讓你辜負他妹妹的。”

薑鈺懶得答他,下車前,像是無意,手機在一個急刹車下摔到地上,砸得裂開,瞬間冇用關機了。

“你小心點,先下車談正事先。等會兒他們一一檢查你身上有冇有不該帶的東西,這次跟上次不一樣,你得小心,要真打你一槍,你也冇地說苦去。”小飛比起上次緊張不少。

薑鈺朝他笑了一下。

小飛一頭霧水,不知他此刻,有什麼值得笑的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