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軍在他的蠻橫跟強硬下,無話可說。

他跟薑鈺不一樣,他對陳洛初的喜歡,有一種仰慕之情。他最希望的是她可以幸福,至於跟誰,都不重要。

陳洛初能幸福,他什麼都願意做。而他在遠遠看她一眼已經足夠。

薑軍早猜到,他要是提這事,薑鈺就得上火。很早之前就這樣,隻有他們分開那時,他有所收斂。也僅僅是收斂,陳洛初對彆人好點,他還不是很不高興,隻不過在肚子裡偷偷不高興。

“你得對洛初姐好。”薑軍認真說道。要是不好,他也不會讓陳洛初跟他在一起的,“你還有屈琳琅,腳踏兩條船,行徑惡劣。”

“無語。”薑鈺懶得理他,神他媽腳踏兩條船。

薑軍卻很認真,他攔下他:“你得跟屈琳琅徹底斷絕關係。你看我很討厭吧?洛初姐看屈琳琅,也是一樣的。你要跟她在一起,就要學會將心比心。”

他在原則性問題上,也是寸步不讓。

“我對她冇舊情。”薑鈺甚至冇讓她出現在陳洛初麵前過,他讓她幫忙,也說的很清楚,冇有故意撩撥她。

“你嘴上這麼說。”薑軍一定要聽他保證。

“我心裡也這麼想,你用不著想上位,就詆譭我。你在她麵前也這麼說我的?”薑鈺態度急轉直下,很冷,也很尖銳,“那你挺卑鄙無恥。”

他們得去辦正事了,薑鈺一刻也耽誤不得。這筆生意,就在今天,蕭涪必然會打電話詢問情況,聯絡不到小飛,他就能猜到怎麼回事了。到時候他會展開報複,薑鈺得先裝作無事發生,先聯絡他。

他買了手機,裝上了自己的電話卡,便給蕭涪打了電話。

“結束了?”

“我回國了,小飛在那邊處理後續。我想先回來見女兒,小蝴蝶呢?”薑鈺問道。

“你女兒現在在許如慕手上。”

“蕭涪,這就是你說的會替我照顧孩子?”薑鈺急了,不太客氣。

“彆急,你回來了,我們有的是籌碼去跟他談。他為的是利益,不會傷害孩子。他要什麼,我都儘量滿足。”蕭涪心情愉悅,容忍著他的火氣。

薑鈺道:“我現在來找你。”

薑鈺到蕭涪那處時,蕭涪正在喝咖啡。他已經在等他,備好了他的洗塵宴。

“你跟許如慕談過了?他要什麼?”薑鈺一來便問。

“他要的無非就是那些,你要是急著見孩子,現在我們就可以先去見他。不過,小飛那邊處理得怎麼樣了?”蕭涪道。

“在處理錢款事情。一切很順利,至於價格,在你設想的範圍之內。隻是小飛警惕,怕被盯上,過個把小時,他就會聯絡你。”薑鈺道。

“那便等小飛聯絡我之後,我們再找許如慕談孩子的事。”蕭涪道。

薑鈺不願意,但也冇有其他餘地。蕭涪警惕,他隻能配合。

兩人談論期間,薑鈺聽見了樓上似乎有動靜,心往下沉,道:“樓上有人?”

蕭涪道:“是陳洛初。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