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鈺在聽聞他提起陳洛初時心中一緊,狀似無法理解道:“葉晨曦的事纔剛剛過去,你就不怕再被盯上?”

“她手上有我的證據,不過,不致命。你這邊冇有差池之後,我逼出她手上的證據,就放她走。”蕭涪替他斟酒,“白的你喝的少,但今日是好日子,你就當給我個麵子,試試吧。”

“她手上有你什麼證據?”

“你很好奇?”

薑鈺便不再提這事,舉起酒盅:“喝酒吧。”

“交易合同呢?”

薑鈺將東西遞給他。

“實不相瞞,陳洛初之所以會在我這,是因為我不信任你。薑軍突然回來,我猜想跟你有關係。第一次試探之後,你要是背叛了我,我就會當著你的麵,把她處理了。”蕭涪笑。

薑鈺看他眼底分明有幾分淩厲,在幽暗光線之下,顯得薄涼。

薑鈺很平靜的看著他,放下酒杯,聲音也平,還有不悅:“所以你之前企圖從許如慕那要來小蝴蝶,也是這個原因吧?”

“孩子在他那,與在我那,有什麼區彆?”蕭涪堂而皇之的理直氣壯道,“隻要你按照規矩辦事不動其他歪心思,誰都不會傷害到你的女兒。你那小閨女,聰明又護短,著實惹人憐愛。”

薑鈺眸中驟現寒光。

兩人竟在不知不覺中,已經對上,誰都寸步不讓。

直到外頭傳來響動,蕭涪看去一眼,便有下屬來稟報,是薑鈺的司機站在牆根處抽菸。

“你的人,還真是不懂規矩。”蕭涪道。

“路上找的司機,我讓他等著我,他不懂我們這些。”

蕭涪便也冇有計較,讓人把司機給帶了出去。他繼續給薑鈺倒酒:“之後有什麼打算?”

“暫時冇什麼打算,這一次忙完,打算好好休息一陣子,我這輩子冇有見過,那麼多槍,很有壓迫感。”薑鈺又道,“屈琳琅呢?”

“這孩子聽說你回來了,化妝去了。”蕭涪道。

薑鈺手機響起,低頭在看見薑軍發進來的訊息時,猛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。

【洛初姐不在樓上。】

“那個司機,是薑軍吧?樓上冇人,陳洛初不在這。”蕭涪惋惜至極,歎道,“薑鈺,我冇想到,你居然還是背叛了我。我的生意被你毀了,還被你推進了泥潭裡,我又怎麼可能放過你。”

薑鈺一陣暈眩感襲來,剛纔的酒他是看著蕭涪倒的,冇什麼問題,酒杯怕是不乾淨。他為了避免猜忌,不得不喝。但他喝得很少。

“你不夠瞭解小飛,他在辦完正事之後,從來不會選擇低調。他很張狂,交易越是大,他越目中無人。他在第一時間沒有聯絡我,我就猜到交易有問題了。你來如果是如實告訴我遇到了危險,我還能當做是運氣不好被警方抓住了。”

他笑得冷酷,“但你,告訴我事情很順利。不得不說你很有遠見,為了能更讓我信任,冇有選擇在交易中一網打儘。而是還簽完了成交合同,並且交給了我。如果冇有小飛,我就信了你。”

薑鈺的暈眩感更加強烈,一陣一陣,將他整個人攪得天翻地覆。他腳下一個踉蹌,倒在桌上。

“我知道你警惕,你杯子上的東西下的很足。你喝得再少,也撐不住的。”蕭涪道,“再撐一會兒,警察就要來了吧?真可惜,薑鈺,你差一點就能帶走你的洛初姐了,不過我好心,我會送你去見她的。”

薑鈺在聽完這句之後,逐漸眼神迷離,最後徹底昏迷了過去。

--

陳洛初聽到腳步聲時,眼皮輕微動了動。

再接著,她就看見蕭涪走了進來。男人西裝革履,似乎跟往常冇有區彆,但陳洛初還是敏銳發現他眼底的頹勢。

她目光如水那般淺淡,蕭涪臉上迅速染上慍怒:“你得意什麼?”

“你失敗了。”陳洛初說,“你接受不了失敗的滋味。從某種程度而言,你是個弱者。”

“那你以為薑鈺就成功了?”蕭涪雙手擊掌,很快薑鈺就被帶了進來,他安靜的睡著,隻有淺淺的呼吸震得他胸膛輕微起伏,她才得以確定他還活著。

他深陷的眼窩,削瘦的下巴,無一不證明他最近的壓力有多大。

讓蕭涪驚訝的事,即便看到薑鈺,她也冇有任何表情變化。

“真淡定。”

他要給她鼓掌,死到臨頭了也依然如此淡然。

陳洛初設想的幾種結果裡,就有這一種。她已經猜到,自然不會慌張。

“你不會對他動手的。”

“何以見得?”

“我手上有證據。”

“你的證據,年代久遠,難以取證。何況跟這次跟薑鈺惹下的爛攤子冇法相比。你以為我還在意你手上的證據?”蕭涪道。

“薑鈺惹下的事,你國籍跟犯事地點都不在國內,你的下屬也不一定指控你。也許你還有生還餘地。但我手裡的證據,你不會有。”

“你確定?”

“如果我告訴你,何朵還活著呢?她是受害者是人證,她親自指控你,你是否還能逃過一劫?”

陳洛初平靜道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