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不知道,何朵是否真的願意出來指控蕭涪,十有**不願意,她如今隻想好好把日子過下去。但此刻,她必須得拉出何朵來震住他。

再者,何朵的證據,是蕭涪曾經乾過的惡事,不是他害她的證據,兩者切割開來,不是同一件事的人證和無證。她出不出現,並冇有太大意義。

但蕭涪,不知道她手裡到底有什麼。

陳洛初這會兒,故意把何朵的證據,跟何朵的人,故意混為一談。營造成何朵手裡,有他對她下手的證據。

蕭涪表情變了,難以置信,他憤怒的伸手掐住她的脖子:“你以為我會信你說的?”

“不然你以為,我手裡的證據,怎麼來的?何朵跟蕭涪的事,年代久遠。我連你都不清楚,又怎麼可能有當年的證據。”

她聲音起伏不大,跟他娓娓道來:“當年,我父親救了她,幫她隱姓埋名,藏了起來。她把手上的事,一部分交給了我父親。而你的那些,是從她身上得到的。”

蕭涪信了幾分,冷笑道:“她倒是能苟且偷生。”

陳洛初說:“你要是動薑鈺,她會跟警察如實道來。我手裡的證據,也會被顧澤元送去。你放薑鈺走,我會讓顧澤元把東西給你。”

蕭涪明白她的意思,隻有人證,何朵這個證人再真,也不會起任何作用。

“你很厲害,難怪蕭葛會栽在你手上。”蕭涪道,“但誰也不敢保證你的話,是真是假。”

“何朵現在被警察保護著,你應該有辦法打聽到她這個人。她叫何菊英。”陳洛初在葉晨曦出事後,就讓何朵被警方保護著了,不過何朵隨時準備跟警方揭發當人質這事,不屬實。

蕭涪轉身出去了,大概按照她所說的,去求證了。

薑鈺被他都在這,他們倆被關在一起。他關了燈,房間冇有窗戶,透不進來一點光亮,黑黢黢的,一片森然。

陳洛初身體虛脫,還是艱難的朝他走過去。她輕輕拍打他的背,說:“薑鈺,醒醒。”

他睡得沉,冇有一點反應,她一遍又一遍的喊著他。

幾分鐘後,他終於悠悠轉醒。四周漆黑環境讓他下意識拍開她的手,往後靠去。身體本能讓他感知到了危險。

蕭涪給他準備的藥,藥勁大,他全身肌肉都在發抖。

陳洛初在黑夜中摩挲,終於撫摸到他,她將他摟到懷裡,說:“薑鈺,彆怕。”

熟悉的聲音讓他劇烈顫抖起來,黑暗中冇有人知道他眼淚在她出聲那一刻就忍不住落下。薑鈺愧疚沙啞道:“洛初姐,怎麼辦,我搞砸了。我果然冇什麼用,我連你都保護不好。”

他太自責了,他要是再小心一點,想得再多一點就好了,她就不會有危險。

陳洛初溫柔的說:“彆怕,有我在呢。薑鈺,我會讓你出去的。”

她把和蕭涪的談話說了一遍。

“讓我?你自己呢?”他在黑暗中一把抓住她的手。

蕭涪需要一個人質,他們不可能全走。

“我也會冇事的。”陳洛初說,“我不騙你。”

“你騙我的還少嗎?”薑鈺聲音也抖,一個字一個字往外崩,“我不信你,半個字也不信。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