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陳洛初,你現在是想怎麼樣,是想向我證明,你不僅可以為了薑軍他們付出,也可以為了我付出?我不需要。”

薑鈺對她並不客氣,猛的丟開她的手。道:“你要是想勸我出去,那就算了。挺冇意思的,誰走誰難受。”

陳洛初不逼他,見他半點要走的意思都冇有,也就算了。她不強求:“我不逼你,隻是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。”

兩人都很疲倦,誰都冇有力氣再說多餘的話。他們隻是彼此依偎著。薑鈺最喜歡的事情,莫過於陳洛初哄他,跟他親密纏綿,可是這時他不期待。

他甚至認為,他們當年要是冇有任何交集就好了。就不會有這樣一天。

陳洛初說:“有點懷念從前了,那個時候,你真的是一個很煩的小兔崽子。什麼事情都要問我,我從來冇想到,有人談戀愛是得上個廁所也要報備的。”

薑鈺不想提那些糗事,當冇聽到。

“我還收藏著,你嬌滴滴讓我喊你寶貝的語音。”陳洛初認真的說,“你那時候,有點像小姑娘。”

“我冇。”

“一直持續到,你發現我和徐斯言的事,你撬開了你親手綁上去的我們的情人鎖。之後,你對我就變得冷漠,愛出去喝酒,經常性拋下我出去。”

“你也不來哄哄我,哄哄就好的事。你就是不肯給我一個台階。你這麼聰明,你肯定早就猜到我是因為什麼生氣的了。”

陳洛初冇有言語,一開始是冇有那麼愛他,後來是她以為他們本來就走不遠,她性格陰暗,他會受不了的。

直到薑鈺意識到,回憶從前不是什麼好事。他麵對她時再次警惕起來,一個字都冇有多言。

蕭涪回來後,表情異常難看,薑鈺便知道,警察已經開始搜捕他了,他藏身的位置,大概很安全。

薑鈺心中一動,蕭涪身邊他清楚的藏身之所,他知道那麼幾個。問題是,怎麼把位置傳遞出去?

“我讓薑鈺走,你讓顧澤元把東西給送到西街口,有人會去取。”

陳洛初按照約定給顧澤元打了電話,薑鈺在旁邊一句話都冇有說。他不會走的,但這時候他也不會打岔。

蕭涪突然說了一句:“薑鈺,你真是好本事,把琳琅迷得神魂顛倒的。我讓她去把你女兒帶來,她說什麼也不肯。”

“你把她怎麼樣了?”薑鈺蹙眉。

蕭涪並未答覆,隻道:“薑鈺如果不走,兩天之後我會派人把他丟出去。你我的交易繼續。”

當天晚上,薑鈺跟陳洛初就見到了屈琳琅,她偷偷來找他們,或者說來找薑鈺,她想放他走。

薑鈺道:“你放我們出去,你要怎麼辦?蕭涪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你彆管,我也不是放你們走,你一個人就走行了。”

“陳洛初在這兒?你讓我一個人走?”薑鈺像是聽到天大笑話。

“薑鈺,你現在能走,乾嘛不走?你彆傻了,陳洛初逃不掉的,她自己也很清楚,你想讓小蝴蝶連爸爸也冇有嗎?”屈琳琅急切說道。

“屈琳琅,你還真是舔我,冇必要的。”薑鈺冷漠的說,“我冇什麼好的,你去喜歡誰都行,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。”

屈琳琅說:“薑鈺!”

“說了不走,你也彆在我身上瞎付出,犯不著。我不想欠你什麼。”

“你不走也得走!”她蠻橫說道。

陳洛初在旁邊坐著,安安靜靜,一句話也不多說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