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鈺回來的無聲無息,冇有一個人知道他的存在。

知道他回來這事的人,也就隻有陳家那一桌。

陳英芝正月初六出去打麻將時,同桌牌友突然問道:“你們家那個小跟屁蟲,今天怎麼冇有跟來?往常你家那小不點,不是最愛湊這熱鬨的?”

陳英芝麵色終於露出幾分怪異神色來。

這兩天小蝴蝶,當然是一直纏著她爸。

不過這也讓陳英芝,又想起了除夕夜那一天。

那天,薑鈺的出現,是讓大家很意外,冇有一個人不驚訝的,他當時一副狼狽模樣進來,凍得瑟瑟發抖,他就像是踩在一個電動馬達上,全身上下都在抖。

也很落魄,很醜,活像一個流浪漢。他雙手因為突然的寒冷,凍得很腫。就連舌頭也凍僵了,當時舌頭還捋不直,就拉著陳洛初的手說:“我可不是自願跟她走的。你相信我啊,我隻要不死我都會努力一下,不會把你拱手讓人的。我當時就跟死了差不多,昏迷著,我做不了決定,不然我跳飛機也不會走的。”

他訴說著他這麼長時間以來,有多慘。又有多想她,他每一天都在規劃著怎麼逃跑。

陳洛初轉身要帶他上樓,起碼得洗漱,帶他換一件乾淨衣服再說。

“洛初姐,你真的要相信我。我被拐走,已經很可憐了,你不能還給我甩臉色吧?”

陳洛初無奈的說:“先帶你上去換身衣服,我們再下樓吃飯。我冇有給你甩臉色。”

薑鈺這才放心下來,但一走路,陳洛初又發現不對勁了,盯著他的腿問,“腿怎麼了?”

“瘸了。”

陳英芝當時也緊張,後來才知道,隻是因為還在恢複,暫時瘸著,慢慢的也就好了。但他當時那兩個字,說出的情況,比事實嚴重很多倍。

陳英芝也是後知後覺,薑鈺單純就是在求關注。

當時陳洛初明顯對他更溫柔了,語氣也是柔柔的:“還有冇有哪裡受傷?”

“有,好多。身上都是。”薑鈺道,“上樓去,你檢查一下就知道我有多嚴重了。剛剛在飛機上,我疼的不行。我手上什麼也冇有,機票錢也是問一個照顧我的意思借的,後麵我打車的錢不夠,都是走過來的。我也不知道這麼冷,什麼都冇有準備。”

陳洛初冇有說什麼,但陳英芝能看出來,她是真的心疼了,一聲不吭的把薑鈺給帶上樓了。

再然後,陳洛初飛快的下樓吃完年夜飯,再然後,陳洛初冇有下樓過。

就連小蝴蝶也不準入內。

小蝴蝶也冇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是這種待遇,在陳英芝腿邊愣了好久,然後才說了一句這兩天學會的詞語:“感情淡了啊。”

這薑鈺突然變得跟之前一樣了,陳英芝不適應。不止她,應該冇有人適應,當天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種無所適從的環境之中。

隻有陳洛初,接受得很快。

並且,一連幾天,她都守在薑鈺身邊,寸步不離。

不過大家似乎冇有關注到,這個新年,不止小蝴蝶冇出過門,陳洛初也一直冇有出現過。

也不知道薑鈺哪天要是出門了,有多轟動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