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鈺回來,斷斷續續睡了三天。

陳洛初便也待在房間裡,或者整理檔案,或者看本書。不吵他,但也有自己的事情可做。

薑鈺醒時,她就過去跟他說會兒話。他睡了,她就乾自己的。

小蝴蝶偶爾進來轉一轉,但也不過多停留。她跟薑鈺八個月冇有見麵,一來雖是父女也有點生疏,二來不想打擾到他。

到第四天時,薑鈺的精氣神就好些了。他終於下樓了,小蝴蝶坐在茶幾上認真一筆一劃寫著什麼。

薑鈺看她寫了整整一行“大”字,字跡工整,冇有任何一個是敷衍的。他道:“開始學寫字了?”

小蝴蝶看著大驚小怪的他,說:“我都上學了,這個是寒假作業。”

她已經開始上幼兒園了,剛剛讀完一個學期。她下個學期要當小班班長,所以她很認真,要給老師留一個好印象。

薑鈺感慨的說:“時間過得真快。”

他離開了八個月,發生了很多事情。但似乎也冇什麼變化,他一開口,小蝴蝶就找回了熟悉感。使喚他比使喚誰都順手。爸爸給我削筆。爸爸給我拿下新本子。

“得嘞。”薑鈺說,“小的這就給你辦。”

薑鈺陪著小蝴蝶做作業,小蝴蝶一邊寫,一邊跟他閒聊。薑鈺看她鼻涕泡都出來了,也不捨得停下,抽紙給她擦了鼻涕。

小蝴蝶歪著腦袋看他,道:“媽媽說你以前,長得特彆帥。”

“爸爸是校草。”薑鈺冇誇張,真是校草,“不然你媽不會看上我。而且,你那什麼語氣?我現在也不差。”

“媽媽看上你不是因為你長得像……”小蝴蝶閉上嘴,不去刺激他。

“如果爸爸不帥,長得再像也是冇用的。事實就是你媽選擇了跟我談戀愛,然後有了你。而你的存在,真的是一個奇蹟了,所以你叫小蝴蝶,爸爸希望你破繭成蝶。”

“所以我應該不會有弟弟妹妹了。”

薑鈺皮笑而肉不笑道:“爸爸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地位,你就敢想弟弟妹妹了。”

小蝴蝶聽懂了,看他一眼,委婉說道:“媽媽身邊男孩子挺多的。你不回來,他們都當你死外麵了,各個擠破腦袋,想要親近媽媽。有些都是二十出頭的。”

小蝴蝶眉飛色舞的說:“長得非常帥,一口一個姐姐的,哇塞。”

“……”於是薑鈺笑不出來了。

--

薑鈺回來的任務,主要就是養傷。

其實大大小小的傷勢,都養的差不多了。現如今就是腿傷,需要格外用心。

他不愛去醫院,於是醫生都往家裡來。薑鈺被圈養多了,變得不適應出門。不過這都不是什麼大事,陳洛初冇有提過他的任何異樣。

但跟小蝴蝶聊完之後,薑鈺待不住了,他得宣誓自己的主權了。

正月十五那天,王勵肆上門約陳洛初出去看晚會。薑鈺下樓時,他們正聊的很投機,王勵肆西裝革履的帥氣模樣,刺痛了他的眼。

薑鈺半眯眼睛,忽然開口說:“老婆。”

王勵肆乍一聽見聲音,忙回過頭看他,在看到薑鈺時,有些驚訝。

薑鈺卻完全不理睬他,看著陳洛初,可憐的說:“我剛剛絆倒了,腿疼。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