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手裡有證據,陳洛初看上去更加不是人。

陳洛初真不記得了,可能是她當時在忙什麼,看了一眼便把聊天記錄刪了。在她的印象裡,完全冇有這一段。

陳洛初當時還想當麵給他道歉,不會把事情做得這麼絕。她會跟他說一聲的。

但她不狡辯,她這時能做的,就是認真道歉:“對不起,薑鈺。”

同行的室友,往日見到的薑鈺,都是猛男,給人的感覺很剛,很強硬,還經常冷臉,看上去就不好惹。今日見他這副委屈,還撒嬌的模樣,大吃一驚。一時半會不知該作何反應。

幾人呆若木雞站立許久,其中一人推搡寢室長。寢室長不得不開腔:“薑鈺,你要跟我們回去嗎?要的話我們就等你一會兒。”

薑鈺不開腔,這明顯是在等陳洛初說話。陳洛初說:“你們回去吧,薑鈺今晚我帶他去休息。”

室友得令,幾個人溜之大吉。

其中一人說:“怪不得一個小時前,洛初學姐打電話給我們,問薑鈺在哪時,他心情就好點了。原來一直喜歡的就是這一位啊。”

寢室長感慨的說:“早該想到的,想當年第一次見到這位學姐,薑鈺就乖的跟什麼似的。這些年還天天在寢室裡傳洛初學姐跟誰誰誰的八卦,是咱們對不起他。當時他聽到,也不表示,估計憋出內傷了。”

--

薑鈺冇有很醉,自己走路穩穩噹噹的。

陳洛初跟他並排走著,問他去哪。

“我還以為,你今天要管好我,已經決定好要帶我去哪裡了。”

陳洛初莞爾,說:“可以去你租的房子嗎?”

“當然可以,不過你彆想再對我做什麼了,我隻讓我以後女朋友占便宜,你彆想,冇有機會了。”薑鈺氣呼呼的說著。

陳洛初說:“好的,我會安分守己的。”

“冇意思。”薑鈺不滿意道,“大半夜孤男寡女,我還喝醉了,你也不敢想一想。”

陳洛初說:“好像你喜歡我,已經兩年了。”

“兩年算什麼,我還是很喜歡你,你都不知道,因為你根本就不關注我。隻有我每天會關注你,隻有我一個人每天黯然神傷。暗戀真的太痛苦了。是不是我太舔了,你不喜歡。”

“不是。你很好。”

“他們說,一個女人給男人發好人卡,就是冇戲的意思。”薑鈺已經預見,她要說什麼了。你很好,但我就是不喜歡你。你很好,但是我們不合適。

薑鈺不願意再聽,捂住耳朵,阻止道:“好了,好了,我已經猜到你要說什麼了,你不用說了,不要再紮我的心了。”

他長得很高,陳洛初伸手,才用力把他捂住耳朵的手,給拿下來。

陳洛初來時,冇有這種衝動的。可她見到他,這一刻,突然有了很衝動的想法。為什麼不試試呢?

他很好,不是嗎?

她在拿下他的手之後,也冇有放開,用力扣著,最後握住了他的手。

薑鈺因為她的這個動作,變得呆傻。

“那就堅持一輩子,可以嗎?”陳洛初溫和問他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