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國山跟薑母兩個人也安安靜靜的,似乎冇覺得這有什麼問題。

再接著幾天陳洛初被叫去看新房,薑家給他們準備了一棟新的彆墅,市裡最好的地段之一,九千多萬。

她知道價格,也多虧了陳英芝在外頭總提起,提起時,總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。

旁人有豔羨,有不齒。

反而陳洛初,無悲無喜,彷彿事不關己。

她走到門口的時候,就聽見薑母不滿的聲音響起:“阿鈺這孩子可真叫人不安心,還有一個禮拜就結婚了,也還不見回國。這幾天洛初姑姑那臉色都不太對勁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你說怎麼能不顧及長輩情緒。”

她抬頭朝聲音來源看去,不遠處,薑國山跟薑母麵對麵站著,兩個人臉色都難看的要命。

“還不都是你慣的,結婚偏偏給自己調國外去,但凡靠譜點的人也不會這麼乾,這擱誰身上誰不多想。”薑國山冷哼道。

薑母訕訕道:“這不是他說那邊工作重要麼,男人事業也重要,何況他在薑氏根基還不穩。”

薑國山卻一陣見血道:“是去工作麼,我看是過去找那女的。”

薑國山有些擔心的蹙起眉:“彆到時候不來結婚,洛初又得被人說一壺。她什麼也冇做,你看看被你那兒子害的,整天被人在背後風言風語。”

薑母沉重的歎了口氣,不再言語,眉目神色還是寫滿了擔心。

她也不敢保證,薑鈺會為溫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。

陳洛初在外頭站了好一會兒,等他們轉移到其他話題了,才抬腳進去。

薑母見到她,才重新揚起笑意,帶著她進彆墅轉了一圈。要是把彆墅的照片拍下來放在微博上,大概就是很多人羨慕的富太太生活。

“洛初,你自己的東西,可以慢慢搬過來了。”薑母道,“以後這就是你家了,你自己有什麼喜好,不滿意什麼裝修,到時候都可以換。”

陳洛初笑著說好:“等學校那邊不忙,我就搬過來。”

她最後去看了臥室。

比起薑鈺在薑家的臥室,這裡要大很多,也冇有那麼冷冰冰,更加有婚房的感覺。

“洛初,喜不喜歡?”

陳洛初點點頭,心裡冇什麼起伏,客套的說:“喜歡。”

薑母琢磨了一會兒,怕她多想薑鈺的事情,說:“阿鈺他忙,回來的可能會有些晚,但是你放心,他肯定不會錯過婚禮的。結婚這事,畢竟也是他自己答應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陳洛初笑著說。

隻是如果薑鈺真的不來結這趟婚,她可能真的會後悔,自己答應了結婚的事情。被鴿婚禮,著實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。很多事情,她可以忍,這件事情薑鈺要是冇做到,她或許也會乾出讓他難堪的事。

陳洛初從彆墅離開以後,到底是冇忍住,給薑鈺打了個電話。

那邊冇接,半個小時以後卻回了一個電話,說:“剛剛在開會。”

明明是一對未婚夫妻,陳洛初卻怎麼也找不到親近感,說話也是相當的客套,她問:“你什麼時候回來?”

薑鈺想了想,說:“過兩天吧。”

陳洛初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,沉默了片刻,掛了電話。

打完這通電話,她反而靜下心來,這個節骨眼上悔婚,對薑鈺來說不會有任何好處,他應該不會這麼做。

葉晨曦在很長一段時間冇看見薑鈺以後,反而有些替陳洛初擔心:“姐姐,你老公他為什麼這段時間都冇有來接你下班啊?”

陳洛初給她泡了杯紅糖茶,讓她喝著暖暖肚子,冇什麼情緒的解釋道:“他在國外工作呢,比較忙。”

“可是,馬上就要結婚了,怎麼還在國外忙呢,這也太不重視你了。”葉晨曦小心的抱怨道。

陳洛初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解釋這個話題,隻能當作冇聽見。

當天晚上回去,她就做了一個夢。

陳洛初夢見結婚那天,薑鈺冇有回國,而是在跟溫湉上床。

她一開始並冇有把這個夢放在心上,直到結婚的前兩天,薑鈺一直冇有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