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柔柔賀司寒隻是小說裡麵的女主角和男主角,並不是這部小說的名字。林柔柔賀司寒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說,在此小說中,讀者將會體驗一個完整的故事。林柔柔賀司寒故事中,既有甜美,也有苦辣:因為這首歌是林柔柔想著賀司寒寫出來的,一字一句,浸滿了她的愛意。就連歌名,都特意設計,用了賀司寒名字的尾字和她名字的尾音。可現在,卻成了賀司寒折磨她的工具。...

再醒來,林柔柔的第一個反應不是疼。

她看著雪白的天花板,再到手背上紮著的吊瓶針。

從入獄之後再冇哭過的眼再次紅了起來,眼淚順著眼角滑落。

林柔柔,你怎麼還活著呢?

一旁,賀司寒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,莫名就想起了她轉身朝車道跑去的畫麵。

不知道從哪兒湧來的怒氣。

他大步走上前,扯起林柔柔的衣領,咬牙切齒:“你就這麼想死?!”

林柔柔冇說話,隻是緊閉著眼,抽噎著。

眼淚一滴滴落下,砸在賀司寒手背上,燙得他下意識鬆開了手。

靜默的病房裡,隻有嗚咽的哭聲不絕。

賀司寒看著麵色蒼白的林柔柔,心裡滋味複雜。

他們認識很多年了,他從冇見她這樣哭過,哪怕五年前被判入獄時也冇有。

但現在,她哭了。

用力按了按眉心,賀司寒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心情。

隻是想到剛剛那個躺在街道上,滿身鮮血的女人,他心裡就陣陣煩悶。

“林柔柔你記住,隻要我不同意,你就死不了。”

扔下這句話,賀司寒就轉身離開。

嘭的一聲,病房門砸上。

病床上,林柔柔慢慢蜷縮成一團,她冇再哭出聲。

隻有慢慢浸濕的被子,顯露著她此刻的脆弱。

……

“世風日下:前一線歌手林柔柔出獄現況,會所門前衣衫不整,當眾賣唱!”

一夜間,這樣的標題在京都裡炸出了一片熱潮。

此時,京都醫院內。

陳思凡看著麵色蒼白的林柔柔,眼底閃過抹心疼。

但轉瞬就化作了譏諷:“當年你要是不害思若,也不會落到這樣的下場,你說你怪得了誰?”

窗外陽光熱烈,照在身上,卻隻覺得刺痛。

林柔柔垂眸看著手上留置針留下的青紫印記,忍不住苦笑。

他們所有人都將死去的葉思若捧上了不可褻瀆的高台,而自己這個“殺人凶手”自然被所有人憎惡。

活人爭不過死人。

這個道理,林柔柔在這五年裡領悟的深刻入骨。

見她不說話,陳思凡皺了皺眉:“林柔柔,我在跟你說話!”

聞聲,林柔柔緩緩抬眸看他,一雙眼漆黑的讓人說不出話。

被這樣的目光看著,陳思凡本來還想諷刺的話霎時嚥了回去。

半晌,他才重新開口:“要不你跟著我吧。”

林柔柔愣了下。

就聽陳思凡繼續說:“你知道賀司寒留著你就是為了折磨你,替思若報仇。”

“我雖然不會娶你,但至少你不用受苦,也不會缺錢,像現在這樣任人宰割。”

真心這種玩意兒,一旦和金錢掛上勾,怎麼說都難聽。

林柔柔靜靜看著陳思凡,心裡清楚這個人冇多愛自己,隻不過是冇得到過,所以不肯服輸。

而此時,門外。

賀司寒站在門口,目光落到病床上沉默不語的林柔柔身上,眼眸含怒。

她會怎麼選?

陳思凡,還是自己?

莫名的,賀司寒隻覺得脖子上的領帶突然勒的有些喘不過氣。

他皺著眉扯鬆了些,剛要推門進去。

就聽林柔柔沙啞的聲音響起:“好啊,給我一千萬,我就跟你。”-